李善均輕生

李善均走後,與我的大叔朴東勳再次談心

我只看過李善均演出兩次,第一次是韓劇「我的大叔」,第二次是電影「寄生上流」,雖然都是神作,但我叫不出他的名,記得看寄生上流時,我說,嘿~我的大叔也有演,其他像是「雞不可失」在「異能」裡好悽慘,或你有沒有看禹英禑的新戲?我想,除了玄彬、孔劉、宋慧喬之流的超大咖,多數韓國明星,大概我都臉名不接。

跟李善均更是不熟,但我的大叔「朴東勳」烙下太深的印象,他是善良、溫暖、正直、聲音好聽、不搞辦公室曖昧、兄弟感情好、經常被陷害、太太出軌、個性壓抑、常和鄰居在社區酒吧聚會、回家前總會問老婆要買什麼帶回家的一個男人。

朴東勳活得行屍走肉,不知幸福為何物,直到他認識李至安。這位身世坎坷的21歲女孩,唯有從朴東勳對她的態度中,人生第一次感受到溫暖與被尊重,兩個渴望幸福的人,藉由奇怪的方式,深深了解彼此,惺惺相惜,彼此依靠,Fighting。

然而,這樣一個暖男12月27日自殺了,彷彿有始有終似的,為多災多難的2023年畫下巨大的驚嘆號。明知朴東勳不等於李善均,但以我關心東勳的程度,難過與惋惜的等級,彷彿失去一位老友。

為了悼念祂,我又重刷一次我的大叔,它在2018首播時,因為劇情很悶很壓抑很不平,有點像看「未生」時的情緒觀看過程並不享受。男女主角在黑暗的深淵中,只仰賴一點點幸福的微光,韌性的活下去,他們是小人物,沒有力量阻擋惡人惡運擺佈,所以,只能替自己打氣。為什麼這樣的暗黑題材,卻是眾人心中的韓劇三大神作?

因為,觀眾多多少少都在職場上、婚姻中、人生裡遭逢類似際遇與無奈,也許沒有劇中人那麼慘,但藉著東勳鼓勵自己,看著至安努力掙扎的活著,都慰藉了生活中歷經滄桑的觀眾,就像大叔說的:「把『犧牲』這個詞刪掉,你先開始幸福吧!厚著臉皮只考慮自己吧!」所以看完都有療癒感,甚至有喝雞湯的溫暖,某些你已被磨損掉的價值觀,如正直、好心、好人,在我的大叔身上依然發光發熱。

這也是為什麼重刷時,格外心疼,因為每次東勳為自己打氣,都讓我有窒息感,東勳啊,你怎麼不把這句話告訴李善均呢?這種戲劇和真實之間的反差,幾乎貫穿了全劇,讓我看紅眼眶,尤其在第13集(會劇透喔),東勳妻子出軌之事,終於被愛他的兄弟發現了,他們想像著東勳承受的壓力,與無人可說的折磨,都流下了男兒淚。性格剛烈的小弟罵他,你為什麼不說出口,你憋在心裡會生病的;溫吞的大哥則不斷自責,都是自己沒把這個家撐起來,才被瞧不起。東勳則表示,我就是不想說出來以後,讓你們同情我、擔心我,三個人在關了燈的餐廳包廂內,默默無語。東勳靠著牆壁,眼眶含淚看著窗外,手拿酒杯以一貫冷靜的態度說,小時候發生事情,爸爸總是會跟我說,「那沒什麼大不了的」,我就覺得好像沒事了,但現在,沒有人跟我說這句話了…

李善均,你也是如此嗎?沒人告訴你「那沒什麼大不了的」,才走上絕路的嗎?

不過易地而處,在山大的債務、輿論、道德的壓力下,自己會不會也想一走了之,完全不念及被遺留的家人與愛你的人,我不確定,我也沒資格對你說「那沒什麼大不了的」,因為我的驚滔駭浪對你來說只是漣漪,假設當時我也坐在你車裡,可能會借一句你對至安說的話勸你:「過去的事,算不了什麼,如果你覺得那算不了什麼,那就算不了什麼。」

謝謝你帶給我朴東勳,祝福你一路好走,但願你的家人走出難關,也期許自己如東勳般善良正直,不以鍵盤論是非,在你走了之後,我更加喜歡劇末東勳和至安的重逢,兩人的臉上都灑滿了陽光與笑容,希望你在另一個宇宙也能重新開始,迎向希望,出現一個會告訴你「那沒什麼大不了的」的貴人。

我的大叔

文字 | 夏金剛

夏金剛|壹顆好心

大清鑲黃旗嫡系血統

這一世為文字佈施者

目前以故事行銷為業

No Comments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