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形外科陳信翰醫師|他讓患者的丈夫開心到宴請醫療團隊上金錢豹

志明還來不及看到2015年的第一道曙光,就被汽車撞到了半空中。

他的臉像被狠狠砸在牆上,額頭、眼眶、鼻梁、上顎、顴骨、下巴全都骨折位移。

擋風玻璃化做無數利刃,在他臉上割出又大又深的傷口。

陳信翰第一眼看見志明時,深藏心中的另一張臉再次浮出。

那同樣是張殘破難辨的臉,但經過整形外科醫師一針一線的縫合,傷者靈秀的顏值竟如魔法般再現,彷彿不曾發生過意外,這讓當時就讀醫學院的陳信翰大為震撼。

「我也想把受傷的人變回來、變好。」一個偶發案例,給了他發心的方向,雖是學生時代的回憶,他依舊嘖嘖稱奇:「我猜,美容醫學那時已在我的心田播下一粒種子。」

此刻,主治醫師陳信翰的第一要務,就是搶救志明。

「先讓傷患脫離險境,才能展開重建。」所謂重建,就是讓身體受創部位恢復原有功能,陳信翰不僅精通此道,更在意美觀,視手術疤痕為不共戴天的仇敵。

「我從志明的眼瞼結膜進去調整上下眼眶骨,從口腔內開顴骨和上下顎骨,然後掀開頭皮做額頭骨折,我還幫他動了隆鼻手術。由於切口都隱藏在眼瞼、嘴巴、頭髮裡面,即使複雜的臉部骨折復位手術,臉上也完全找不到疤痕。」

重建等於奠定地基和結構,後續便要開始粉刷牆壁,也就是修補疤痕的工程。

志明才新婚不久,老婆剛懷孕,橫禍瞬間奪走幸福的將來,工作丟了不說,他覺得鏡中人成了怪物,無論去哪兒,都戴口罩遮臉,自信心徹底坍塌。

陳信翰與志明一家並肩作戰了四年,其中有挫敗的沮喪,也有勝利的榮光,連志明的家庭成員都多了兩個,最重要的是,他們沒有放棄彼此和希望,才終於盼來遲到的生命曙光。

「志明越來越好,最終脫下口罩,找到新工作,充滿自信的重返社會,」陳信翰說:「讓傷患回到原本的生活,那讓我特別有成就感。」

陳信翰接著聊起另一個案例,20歲的阿勇和朋友嗑藥太High,房間失火都沒醒來,導致全身70%大面積灼傷,部分肢體燒到變形,且有生命危險。

阿勇的漂亮女友帶了封圖文並茂的長信來探病,柔情的鼓勵他,我一定會等你。

待女友第二次來,看見阿勇的燒傷程度,山盟海誓化成一縷輕煙,她從此再也沒回到醫院過。

阿勇經歷無數次手術和復健的折磨,住院整整九個月,出院時,每邁出一步都顯得艱難。

「有時候,你會問自己,救活這些重傷病患到底是對還是不對?你會擔心他以後怎麼適應社會?怎麼工作?怎麼結婚生子?怎麼走入人群?你甚至有個念頭,如果當下讓他走,會不會還比較好一點?」

我救活他對嗎?

沒想到,四、五年後,阿勇忽然來找他開立診斷證書,陳信翰訝異之餘更替他高興,因為阿勇看起來極好,甚至在工地幹活,既然能做粗工,即代表四肢的伸展都復原良好。

「顯然,生命的走向無法預測,我們醫師就盡好醫師本份,全力救治每一個人就對了。」看著阿勇離去的背影,陳信翰更篤定自己被賦予的天命。

當每一位傷患完成重建或疾病治癒之後,都得重返社會,他們很自然會在意起外觀上的瑕疵,不想遭受異樣的眼光。患者的心願加上陳信翰「想把受傷的人變回變好」的初衷,使他不管做重建、燒燙傷、乳房重建、顯微手術,都能精緻收尾,越做越好之後,他開始接到純美容的案子,讓他慢慢走向美容醫學領域。

初接「純美容」手術時,他對一位女大學生印象深刻,女生嫌五官醜,平時都用長髮擋住臉,走路駝著背低著頭,那模樣像極了電影七夜怪談中的恐怖貞子。陳信翰替她做了雙眼皮和隆鼻,記得恢復期結束後,第一次回診時,女學生將整頭長髮往後梳,光淨的臉龐透出自信的神采,充滿青春的魅力。

「原來純美容能修正人對自己的看法,我相信她從此會有不同的社交生活和未來。」一路都在救死扶傷的陳信翰,在新領域建立了新的價值觀。

基於個人志趣和醫院經營策略,陳信翰無意重複開同一種刀,為此,他涉獵廣泛,從25歲畢業至今20年,經歷上萬診次的磨練,現在,幾乎沒有問題能難倒他。

美容醫學中心主任

隨著科技進步,每幾年便有新的醫療技術、概念或儀器發表,所以,如果他不在動手術的路上,肯定在前往國內外醫學研討會的路上,即使擔任大型教學醫院的美容醫學中心主任,陳信翰依然努力不懈的充實專業,精益求精。

長此以往,面對患者天馬行空的期待,他總能從容提出量身定做的方案。

整外手術是看家本領,但若不想做侵入性治療,他也擅長光電、雷射、玻尿酸、肉毒桿菌之類的微整形,選擇範圍十分寬廣。

整形外科的完整訓練和豐富經驗,讓他評估問題的視角既廣且深,不會只根據表象,做出輕率診斷。

而與時俱進的知識,也能提供客人新穎安全的技術,譬如隆乳已有降低莢膜攣縮率的晶片型義乳問世,不只視覺觸感渾然天成,晶片還能提供醫師更多實用資訊以保障患者安全。

縱然練就一身好功夫,陳信翰卻不驕傲專斷,他態度親切、虛懷若谷,會將醫病各自認定的美,耐心溝通出雙方都安心的聚焦點,真正做到客製化,而非複製人加工中心,客戶滿意的口碑也為他帶來不少台中、彰化、新竹、雲林、高雄、金門、澎湖的客人。

最後,他講了春嬌的故事。

某日老公載她出門,前車突然急煞,春嬌沒綁安全帶,撞上擋風玻璃,造成臉部骨折。

春嬌擁有傲人的美貌,她完全沒法接受毀容後的模樣,每次看診都把臉部嚴密包起,哭哭啼啼,並不斷怒罵老公,幸好,經過陳信翰悉心隆鼻、修疤、補脂,春嬌總算破啼為笑,綻放出往昔的笑靨。

美容醫學挽救整個家庭

有次回診,春嬌說了一個秘密:「我曾想過輕生,當我穿越客廳直直走向陽台時,四歲女兒忽然叫了一聲媽媽,我才回神驚醒。」

「春嬌的秘密,讓我體悟到純美容手術可以挽救一整個家庭。」最重要的是,陳信翰發現美容醫學不但符合自己的行醫初心,影響範圍可能更為廣泛。

春嬌的老公財力雄厚,眼看妻子容光煥發,家中陰霾一掃而空,他開心得不得了,盛大邀請陳信翰整組醫療團隊前往「金錢豹」酒店消費。

「結果呢?」

「還沒去。」陳信翰略帶尷尬的笑著。

唉呀,我暗罵自己白目,忘記醫師娘也在場,所以他們到底去了沒,不好說…

陳夫人容貌清麗、氣質脫俗、身材高挑,聽說曾是某大型醫院公認的護理師之花,我看了夫人一眼之後,決定把訪綱上「身為整形外科醫師,您認為自己的美學造詣如何」那一題給刪掉了。

(為保護病患權益,文中姓名皆為化名)

陳信翰醫師個人資歷

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外科部整形外科美容醫學中心主任

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護理部燒燙傷中心病房主任

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外科部整形外科主治醫師

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整形外科主治醫師

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燒燙傷中心主任

整形外科乳房重建小組

林口長庚整形外科 研究醫師

美國加州史丹佛大學 整形外科 研究醫師

台北醫學大學 醫學系 醫學士

醫師形象攝影:GM Studio Photography|大K

文字:夏金剛

壹顆好心創辦人

大清鑲黃旗嫡系血統

這一世為文字佈施者

目前以故事行銷為業

本文未經授權禁止轉載

No Comments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