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子杰整形外科醫師

整形外科王子杰醫師|從病患愛戴到同業奚落,他如何找回自我價值與行醫榮耀

王子杰分享了他重新找回行醫價值的心路歷程,故事好聽受用,而且我肯定他吃了誠實豆沙包。

他聊起早年在醫院工作的過往,那時他打心底相信整形外科醫師會受到傷患的感謝和尊敬。

「當你利用顯微手術接起他的斷指,你接回的不單是幾根手指,還接回他的尊嚴與幸福,甚至重建他全家的經濟,工作生涯中,類似案例不勝枚舉。所以,我經常在醫院收到水果禮盒或美酒(保證沒收紅包),以前活在那樣的光環中,很開心、很有意義、對自己很驕傲。」

話鋒一轉,王子杰接著說:「但是,去開業做醫美以後,光環瞬間消失,你覺得很失落,在醫院當醫師不好嗎?7年醫學院外加專科訓練6、7年,合起來十幾年,結果你在那邊割雙眼皮,還割得自己心驚膽跳,整外醫師的榮耀、救急扶傷的成就感,崩塌至谷底,還背負著愛賺錢,不想太累的指指點點。」

王子杰解釋,他並不是因為頓悟了什麼或嗅到商機才轉換跑道,純粹人在浪頭上,只能說一切都是因緣際會。

開業醫師的第一道心理門檻

說起做醫美的人,大部分身體健康,經濟寬裕,姿態相對較高,所以對整體的服務品質也很挑剔。

王子杰生就一張娃娃臉,30幾歲開業時,樣貌看來頂多23,不少客人一進診間,劈頭就問你幾歲?

「這句話聽在一個自認在醫院做得有聲有色的主治醫師耳裡,實在不是滋味。」

客人沒放過他,繼續追問,你割過多少雙眼皮?

「100台…」王子杰很猶豫,但他不想說謊。

「才100個人啊?這樣OK嗎?」客人直接甩來鄙視的眼神,毫不遮掩對他的懷疑。

「20多年後回頭看,我認為台數不是重點,整外專科醫師本來在技術和觀念上,就接受過長年紮實的訓練,如果有興趣又有心精進,每台手術都全神貫注,術後徹底檢討缺失,再以所學思索解決之道,我並不覺得做過2,000台的一定比1,000台的更厲害。」王子杰:「外科同樣重視臨場反應,因為手術隨時會有突發狀況,醫師處變不驚,做決策不拖泥帶水,造成的傷害小,這比開過多少台更重要。」

因為,隨著臨床經驗越來越多,他認為手術就算再完美,恢復期也無法掌控,這正是為什麼,王子杰特別重視在手術過程中,盡可能減少對組織的傷害,從源頭做到切除快速、精準,才有辦法降低傷口癒合的變數。

王子杰整形外科醫師

但是,不管醫師多滿意,一定有客人不買單。

通常,他們會找原來的醫師處理,除非一次兩次三次都失敗,才換找其他醫師。

「以隆乳手術來說,一般來做二次隆乳的,幾乎都是醫師自己原本的客人,這時候就看你要不要面對?事實上,很多手術需要修一下,這代表醫師盡責。所以,當客人指出哪裡不滿意,你卻告訴她這是妳的體質有問題,我想,這位醫師大概永遠也收不到二次隆乳的案子。」王子杰又再一次語氣慎重的強調:「不管結果好不好、或病人標準高不滿意,我當醫師以來,從沒用過『是你的體質有問題』為理由拒絕幫客人做調整,而且也未再收費。」

從不以「是你的體質有問題」為由拒絕客人,而是正面解決

王子杰是抱著正面直球解決的心態,去面對二次隆乳的案例,其實換個想法,客人信任你,才願意讓你再劃一刀不是嗎?

甚至有人前兩年都好好的,第三年才回來找你,即使這樣,王子杰也選擇面對,況且客人大多善良,她告訴醫師這兩年因為忙,經常熬夜,內分泌可能也不好,最近感覺胸部緊緊的。

「的確,她的莢膜攣縮很嚴重(目前市場上已有10年保固的義乳,因應莢膜攣縮的後遺症),但在我的觀念裡,自己的客人自然要負責照顧好,於是,當累積了一定經驗之後,我開始收到其他醫師做不好的案例,因為自己有興趣又做得多,我的二次隆乳客人變得越來越多。」王子杰說:「其實,很多醫師不願淌這趟渾水,因為二次隆乳的胸部,有的變形很嚴重,醫師等於在先天不良的地基上施工,因此,他會勸退客人去找原來執刀的醫師,但這麼一來,這位醫師在二次隆乳手術的經驗值永遠都是零,或者很少。」

王子杰提到了A小姐,一位14年前的客人。

六次隆乳失敗,經歷三位醫師的客人,帶了50道難題來考他

A小姐動過6次隆乳手術,前3次是同一位醫師,第4、5兩次換第二位,第6次又找來第三位。

第7次找到王子杰時,已和最後一次手術相隔6年,由於她找的都算業界不錯的醫師,但卻每況愈下,經過6次折騰,她終於死心了。

王子杰也透露了一個鮮少人知的訊息,客人找第二個醫師時,一定會做足功課。

因為,第一次做醫美手術的人,多半是一時衝動,朋友揪揪就跟著一起去。但如果要開第二次,就會非常謹慎。

就如A小姐,整整諮詢了兩個小時,最後王子杰問她:「妳做了這麼多功課,問得這麼細,很厲害欸,那妳第一次做的時候諮詢多久?」

「1分鐘。」她說。

「哎唷,我好可憐喔,我光跟妳用講的,手術都已經開完了。」王子杰忍不住哀嚎:「結果A小姐總共諮詢了5次才決定給我開,她每次來都帶著一張A4紙,上頭寫滿問題,你猜有多少題?50題啊!」

她是王子杰的客人介紹來的,14年前,雖然他的手術經驗已超過15年,但看起來仍只有30多歲,A小姐遂帶著考考醫師的動機,探探實力。

「她上一次手術已是6年前,胸部位置高到快頂到鎖骨了,一邊乳房偏三角形,另一邊有些梯形,而且一高一低,所以過去6年她都穿高領掩飾,更慘的是,她腋下有兩道刀口,乳暈上緣下緣也有,我當時很納悶,第二、三位醫師怎麼不從第一次的刀口重開,卻選新的位置下刀。」

最後,讓A小姐下定決心的關鍵是:「你是唯一一個,回答完50題而沒有出現前後矛盾的醫師,所以我願意讓你試一試。」

王子杰說:「那妳這50題可不可以給我,我自己再想一想有沒有破綻?(笑)」

A小姐受盡傷害,所以做足功課,這第7次刀幾乎等於重開,幸好她對結果滿意,至少做到水滴型而且會自然晃動。同時,王子杰也越來越知道隆乳客人都在擔心些什麼。

回客率高達90%的賠錢貨院長

王子杰目前全台有四間診所,員工有時會虧他為「賠錢貨院長」。

譬如C小姐原本只想割雙眼皮,去了某間診所,該醫師建議她割雙眼皮之外,還要開眼頭、提眼瞼肌,加起來要十幾萬。

後來,C小姐來找王子杰,他建議客人只要割雙眼皮就夠了。

「護士在一旁提醒我,她今天過來的目的只是再諮詢,另外一間都建議她做三項了,你卻只叫她做一項?」

「妳的眼頭只是”不夠好看”但不到”嚴重”」,分析了客人的眼型角度、曲線之後,王子杰向客人說明,將利用割雙眼皮的內側切口的一點點延伸,來改善”只有一點點問題”的眼頭,客人同意後,真的只花割雙眼皮費用,但結果十分滿意。

他也會事先告訴客人:「若經評估後非得做(嚴重的眼頭問題),我當然會建議一起做,但每個人的審美觀不同,即使醫師已透過詳盡的案例分析、繪圖來解說,客人依舊只能”想像”結果;但術後妳可以每天照鏡子,那時就不用”想像”了,萬一妳覺得鏡中的自己非得做另外兩項不可,那再安排時間做也不遲。」

通常疾病類的手術,所有問題最好一次解決,分開、延宕會增加風險;但美容手術相對適合分開、安全、保守的慢慢做,有時為了方便擠在一起做,小則一次改變太大,讓親友同事都覺得妳看起來怪怪的,大則因切口、手術時間增加,而增加感染、腫、疤痕的變數。

類似C小姐這樣的情況,幾乎90%都不用再做多餘的手術;「但當然不會100%,還是有些顧客在術後幾個月,真的再來加做其他手術,但她們也不會抱怨早知道就一起做了,她們反而覺得醫師有詳細說明。」

醫美認真做,盡心做到好,感謝你的人一樣很多

慢慢的,王子杰找回了存在價值,在這段重新肯定自我的過程中,並沒有一個特殊案例做為分水嶺。

他深刻體悟到,醫美認真做,盡心做到好,感謝你的人一樣很多。

譬如隆乳失敗6次,灰心了6年,你還能把她改回來,她難道不開心嗎?

這10年來,王子杰常常收到自費很貴的客人送來的禮物,比如端午節送他一串10個,1顆150塊的肉粽,「我想這是客人發自內心的感謝,任何人做任何行業,都需要一些肯定,這樣做了才會開心。」

「所以我認為我有回到以前當醫師,或做整形外科醫師的那個快感,就像員工會叫我賠錢貨院長,那代表客人找到了具同理心的醫師,當然會對我產生信任感,且心存感謝。」

這也難怪,王子杰的診所回客率會高達90%。所以收個肉粽也不為過吧?

王子杰醫師個人資歷

玉貴人整形外科診所院長
馬偕紀念醫院整形外科主治醫師
彰化基督教醫院美容中心主任
中華民國外科總醫師
中華民國美容醫學會專科醫師
中華民整形外科專科醫師
第12、13屆台灣美容外科醫學會理事

撰文:夏金剛

夏金剛|壹顆好心

大清鑲黃旗嫡系血統

這一世為文字佈施者

目前以故事行銷為業

本文未經授權禁止轉載

No Comments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