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臟電燒手術、心臟電燒會痛嗎、心律不整電燒後遺症、心臟電燒手術風險

我以個人的血淚史,告訴你心臓電燒手術前一定要知道的事

我的心臟正常時會「噗噗」跳,緊張時就「蓬蓬」跳,但近期開始用力的「磅磅」跳。

記得4年前罹患甲亢時,也曾心跳爆表,所以,我直覺掛了新陳代謝科。

這次,甲狀腺指數正常,醫師便把我轉去心臟內科,並做了心電圖檢查。

醫師看著我的波形不到1秒鐘,就喊出:「心房撲動!」

接下來,他詳細解釋了心房撲動和心房顫動的差別,我沒全懂,只接收到自己是個會亂放電的男人。

「我會建議你做心臟電燒手術。」

「心臟電燒手術?」本人和本人的心臟同時漏跳一拍。

「我推薦江碩儒醫師,手術只要一個小時,你不妨聽聽他的診斷,江醫師經驗很豐富。」

轉給江醫師之後,他也在一秒內喊出:「心房撲動!」

唉,我還真容易被看穿,可是我只打算吃藥,手術能免則免。

沒想到在下一次回診前,連續兩天因為心臟不適被送去急診,這才下定決心動手術。

開刀日期定在有點不正經的4月1日,當天早上8點入院即可。

心房撲動電燒手術是將心導管從鼠蹊部穿刺進入股靜脈,沿著血管來到心臟進行電氣燒灼。

根據親身體驗,本手術共有6個疼痛點,容我分享給未來的學弟妹,讓你有點心理準備。

敬請注意,本文乃依照疼痛程度而非正常手術順序來排列:

第6痛:碘酒消毒

由於導管將從股靜脈進入,所以要在鼠蹊部打麻醉。

「我現在要用碘酒消毒,你可能會覺得涼涼的。」江醫師很親切,每一步動作都事先預告。

初期還無感,但當大量碘酒向下流淌過我的蛋蛋時,傳來意外滾燙的刺激感,我實在想喊「停,不要了」,但礙於男子氣概,我撐到實在受不了,才以盡量鎮定的口氣說:「江醫師,好辣。」

醫師聽了,立刻倒了生理食鹽水稀釋,我才淡淡地呼出一口氣。

第5痛:好神拖

早上8點準時進入病房,等了一個多鐘頭後,護理師捧著刮刀、杯子、刮鬍膏等器具進來。

「夏先生,準備剃毛囉!」

「這事怎不先講,我們可以在家自行處理。」太太覺得權利遭到侵犯,忍不住抗議。

我在白花花的燦爛陽光中,面對持刀的21歲女性護理師,尷尬的脫下褲躺上床,望著天花板,不再言語。

「好囉!」在老婆的嚴密監控下,她手起刀落的完成任務。

「這麼快?妳好像只剃完了右邊?」我問。

「對呀,因為醫師從右邊開刀。」

「我可不可以多付點錢,妳乾脆幫我整圈剃光吧?」

「本院不提供這種服務喔!」

「可是只剃半邊我要怎麼出門見人?」太太此時開口了:「你是要出門給誰見啊?」

眼見鋒面來襲,我趕忙溜去浴室照鏡子,說實話,新造型還真像一把用壞了的好神拖。

我感覺自己不再雄赳赳(剩50%),那種覆巢之下無完卵的痛,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懂。

第4痛:鼠蹊部麻醉

我曾做過膽囊摘除手術,每隔兩年也會固定做無痛腸胃鏡檢查,我尤其喜愛麻醉前視線慢慢失焦、意識逐漸茫然、即將陷入夢鄉的過程,很HIGH,而且一覺起來就完事,多輕鬆。

但本次手術採局部麻醉,好處是風險低,恢復期短,但說真的,我並不想清醒的參與手術,無法預期醫師正在割我還是刺我,讓人全神戒備,難以放鬆。

總之,做完心血管檢查,確認暢通之後,就要正式置入導管,開始麻醉鼠蹊部了。(第6痛就是為了這個目的消毒)

我不怕打針這種皮肉痛,只是對江醫師有點歉疚,因為他得費勁挪開我下腹部的肥油,然後用著超出想像的力道與深度插入針頭,而且一打數針,其中幾針像是扎到筋,類似中醫針灸轉針的酸,只是強了很多倍,與其說痛,擔心右腿從此殘廢的驚嚇更多一點。

第3痛:心臟電燒手術

我很專注的體會,但真的感受不到有根導管正沿著血管竄向心臟,一點點摩擦、異物、刮搔感都沒有。

比較麻煩的是,應該狂亂的心跳卻越來越平靜,這樣醫師該如何找出亂放電的路徑呢?

說時遲那時快,江醫師下達類似刺激心臟跳快一點的指令,頓時,我感覺胸腔裡彷彿多了一把玩具機關槍,自動嗒嗒嗒嗒嗒,心臟也像摧油門般,加速跳了起來。

我的視野被一塊金屬板擋住,周遭看不見的人不斷讀出一組組數字,據說那是在定位電位的高低與電燒的部位。

我猜,手術最痛也不過如此了,心情放鬆加上專業術語讓我眼皮沉重,導致胸前三不五時就嗒嗒嗒嗒嗒、嗒嗒嗒嗒嗒。

朦朧中,我聽到江醫師說:「夏先生,我們要正式開始電燒囉。」

「好的。」來吧,我準備好了。

但我馬上就知道錯估形勢,第一發就意外的痛,那種痛很難形容,不是看牙的神經痛,也不是針刺切割般尖銳的痛。

重點是,痛發生在你體內深處,心臟旁邊,萬一受不了,也不敢胡扯亂拉去阻止,那種「我為魚肉」的無能為力真令人絕望,但最膽寒的是,我不知道總共要打幾發?打多久?

記得剛被推進手術室時,我打了個寒顫,覺得冷氣超強。此刻我卻渾身冒汗,肌肉緊繃,每一發電燒,我都緊咬牙關,將聲音壓在喉嚨裡悶吼著呃…啊…,彷彿遭受嚴刑拷打的革命份子,寧死不願供出名冊在哪。

心臟電燒手術、心臟電燒會痛嗎、心律不整電燒後遺症、心臟電燒手術風險

可惜,我終究還是不爭氣的喊了出來:「痛!」

「再忍耐一下。」

後來,燒灼疼痛的部位,從單點開始蔓延到後背、後頸、肩膀、下巴,那真是可怕極了,你開始擔心身體會不會爆炸?擔心醫師是不是電歪了?

我急忙問醫師:「我現在痛到肩膀,那正常嗎?」、「正常,再忍耐一下。」;「我現在背也痛了,那正常嗎?」、「正常,因為那邊有神經叢,再忍耐一下。」

旁邊一直有人在讀秒,最長的一發有20秒之久,我也在喉嚨裡呃啊了20秒。

打完這一發,江醫師說手術結束了,我當下發誓以後要好好保養心臟。

「現在感覺怎麼樣?」江醫師走到我的身旁,親切的詢問。

「欸?」好奇怪的感覺,我說:「我從小到大都聽得到自己心跳的聲音,但現在連噗噗聲都沒了,好安靜、好輕鬆喔。」

護理師接手後續包紮消毒等工作時,讚我耐痛力高,因為很多人都一路大叫呢。

聽他這麼一說,我也有點驕傲,感覺自己經歷了東尼史塔克,也就是打造鋼鐵人的過程,真是條漢子。

第2痛:六手聯彈

由於從鼠蹊部動刀,因此本人下身赤裸的躺在手術台上,公開展示私處。

被推回病房的路上,也只蓋了床薄被,很沒安全感。

幸好我住單人房,無需迴避它床窺探,不過事發當下,太太正好去買晚餐,房內獨留我一人。

微創手術3小時便可起身,我算算時間差不多了,加上紗布也不再滲血,我一心急著下床穿褲子。

我彎下腰,剛曲起右腿打算伸進褲管的剎那間,清晰聽到「啵」一聲,接著一片濕熱湧出,傷口紗布瞬間全紅,一道血柱噴了出來,地板傳來滴答聲,我趕緊按床頭的服務鈴。

「怎麼了?」擴音器傳來冷靜的詢問。

「我傷口裂了。」、「好,馬上來。」

我此刻脫也不是穿也不是,只好小心維持褲子褪至小腿處的原姿勢,緩緩斜躺回床上。

很快的,三位女護理師衝進病房。最有經驗的夜班帶頭指揮,她叫日班護理師把我雙腿分開,自己動手止血和包紮,最資淺的小妹妹,隨時遞上紗布膠帶,三雙年輕大眼,專注緊盯著我的下半身。

偶而雄鷹礙著了她們,她們便用手移來移去,有點像被輪流甩耳光。

我無助看著天花板,緊抓床單,眼眶有點濕潤。

「快去叫阿姨來,地上好多血。」日班護理師說。

「不用急著現在嘛…」我弱弱的建議。

清潔阿姨一進門也湊進人群,大聲說唉唷喂呀這麼多血,然後她一邊拖地,一邊看著我的傷口。

一陣折騰,她們四人俐落完事後,滿意的離開了。

5分鐘後,太太提著排骨便當,悠哉的走回房間,渾然不知枕邊人已慘遭不測。

「咦,為什麼床單和地板上有血跡?」她驚訝的問。

「這裡…」我指著胸口回答:「我這裡大出血了。」

我永遠不會忘記六手聯彈、四女圍觀的創痛,正所謂傷筋動骨一百天,傷莖動蛋一輩子啊!

第1痛:三小時

第2痛和第5痛或許不會發生在你(妳)的身上,但是第1痛,可是連醫師和護理師都公認是病患要面對最辛苦的事。

排名第1的痛,就是躺床。

乍聽之下,你也許會想「躺著哪會痛苦?」

但是,為了讓鼠蹊部的傷口結痂,你的腿不能彎曲,還須以沙袋重壓,禁止翻身,身體維持同一姿勢數小時不能動,背簡直痠到不行,偏偏我又心急導致傷口破裂,等於前面都白躺了,那一晚真是讀秒在熬,別說身體難受,連精神都焦慮煩躁不已。

後來,別家醫院的心導管室護理師告訴我,她們會打舒眠針,因此需要多打一針動脈監測血壓,這麼做的話,病人要躺床12小時,「現在,你覺得局部麻醉值得嗎?」

以上,就是心房撲動電燒手術的6大痛點,相較躺床的折磨,電燒之痛只算小菜一碟,但我心律不整被改善了,胸口也輕鬆了,衷心希望各位讀者不舒服趕緊就醫,說真的,有症狀都算是好事,至少可以及早治療。

現在醫療科技很發達,我第二天中午11點就出院了,你能想像我才剛動完心臟手術嗎?

最後,衷心感謝江碩儒醫師團隊的照顧與聯彈。

推薦閱讀

文字:夏金剛

壹顆好心創辦人

大清鑲黃旗嫡系血統

這一世為文字佈施者

目前以故事行銷為業

本文未經授權禁止轉載

圖:mohamed_hassanRobert_Cmisskursovie2013

2 Comments
  • gilbert hung
    Posted at 10:14h, 23 10 月 回覆

    good experience , I am going to receive the same operation .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