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星唐玲胃癌四期

女星唐玲胃癌四期,三次匪夷所思的奇蹟讓她度過最痛苦恐懼的時刻

唐玲什麼都怕,怕髒、怕黑、怕鬼、怕痛、怕看病、怕打針…

沒想到,如此膽小的她,反而在人人聞之色變的癌症跟前,三次奇蹟似的轉移了她的恐懼。

唐玲踏入娛樂圈22年,由於非科班出身,又缺人脈背景,這表示她必須加倍付出,才可能被看見。

因此,為了爭取曝光,不管懂不懂都先自告奮勇「我沒問題」,然後全力以赴完成每一項工作。

就像她首次擔當重任,主持水上競賽節目「超級百戰」,明明是隻旱鴨子,怕水怕得要命,卻依舊提心吊膽、雙腿發軟的準時去錄影。

在她的努力下,事業發展日益多元化,一路從主持走向戲劇表演,闖出自己的名號。

女星唐玲胃癌四期

2019年,她接到藝人舞蹈選秀節目「舞力全開」的通告,儘管她對國標舞一竅不通,但本著20年如一日的「我沒問題」,硬著頭皮便上了。

國標舞比想像中難學,練舞時不小心拉傷了肩膀,家對面的診所開給她止痛藥肌肉鬆弛劑。

服藥後不久,胃部泛起莫名又陌生的不舒服,醫師判斷應是強效止痛藥所致。

當下,她突然想起16年前曾得過胃潰瘍,檢查出胃幽門螺旋桿菌,原本只要持續吃抗生素就會治癒,但她吃了一陣子後,感覺胃好多了,便不再複診,一來是工作忙,但最重要的其實是,她太害怕再次經歷照胃鏡的恐怖折磨。

此刻,她推想會不會是當年胃潰瘍沒有根治,才被止痛藥傷到。

醫師建議她再去照胃鏡,由於現在已有無痛的選項,唐玲欣然前往。

我的健康形象會被癌症摧毀

待檢查結束,麻醉醒來,醫師便請她去診間。

「我在妳的胃裡看到一個潰瘍,邊緣凹凸不平,看起來八成是惡性的。」醫師看著電腦螢幕對她說。

「惡性…是癌症的意思嗎?」

醫師點了點頭。

聽到罹癌,唐玲的思緒在白茫茫的迷霧和害怕中,冒出一個強烈的念頭:「我絕對不可以告訴任何人。

唐玲一向給人健康性感的印象,她擔憂癌症會摧毀她苦心經營的形象。

待病理化驗確定是惡性腫瘤後,醫師告訴她,必須開刀把胃裡面的癌拿出來。

「開刀(驚呼)!那我肚子上不是會有疤?疤有多大?」

醫師用拇指和食指,比劃出大概8到10公分的大小。

「這麼大(驚呼)?這樣我以後就不能穿比基尼,不能露肚子了欸。」

唐玲對著臉上三條線的醫師解釋,自己的工作需要常常展露腰線,肚子有疤可能害她丟了頭路。

「現在醫療科技很進步,妳不妨找找別家醫院,做微創手術。」醫師的指點引燃了她的希望。

唐玲斤斤計較於疤痕的大小,使得癌症致死的威脅被往後擠,這反倒讓她安然度過第一關「宣判罹癌」的恐懼。

女星唐玲胃癌四期

但是,欠缺醫療知識和資源,又不敢問別人,唐玲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?

她照樣上通告跟作秀,有一天在台上演唱時:「我忽然發現台下的觀眾都好快樂、好健康,我看著他們,想著這些人有的會說謊,有的品性差,有的會劈腿,而我活得這麼認真,心腸又好…」

唐玲沒有憤怒,純粹是疑惑,她在心裡向耶穌吶喊:「為什麼得癌症的是我,而不是台下這些人?

沒想到,神居然回應了她:「這些人得了癌症就是死,沒了,但是妳得了癌症,會獲得醫治,而且會為我做見證。」

她無法解釋自己聽到了什麼,甚至以為自己起肖了:「當時感覺好像有一道光,哇,原來是這樣子,主給了我一個安慰。」

唐玲在2014年受洗成為基督徒,之後加入藝之星教會」,宋達民牧師和洪百榕師母很有愛,會主動關懷會眾們在生活上遭遇的點點滴滴,並盡可能予以協助。

當時,牧師和師母認真的為單身的唐玲出點子,她聽了半天之後突然脫口而出:「我覺得現在愛情根本不值得傷腦筋,我上禮拜照胃鏡,被檢查出得了胃癌。」

藝之星教會宋達民牧師
藝之星教會洪百榕

牧師和師母頓時傻了眼,他們趕緊帶唐玲去找自己的肝膽腸胃科醫師,醫師看了唐玲的片子後,推薦她去找北醫的「王偉」醫師動手術。

王醫師告訴她,手術會怎麼進行,可以安全無虞地把腫瘤處理好,但唐玲只關心疤痕,拜託醫師縫得精緻點。

「我是一個外科醫師,我只負責把傷口縫好,至於縫得好不好看,妳要找整形外科,但是那部分妳得自費。」

手術雖然順利,但根據病理化驗的結果,王醫師告訴她還要做8次化療。

她本以為開完刀就完事了,這個噩耗簡直是晴天霹靂:「我沒有兒女、家庭,該盡的孝道都已圓滿達成,我得了癌症,如果應該要死,那就自然死好了,幹嘛還要做化療,那不是很痛苦嗎?」

北醫胃癌手術推薦醫師
王偉醫師

王醫師介紹了謝政毅醫師(北醫化療室主任),唐玲好奇為什麼是他,王醫師用一句話說服了她:「如果有一天我不幸罹癌,需要化療,我就會找謝醫師。」

謝醫師看起來中規中矩,沒有名醫的自信氣勢,唐玲不禁懷疑他到底行不行呀:「我不太信任他,加上很陌生,又要做化療,我就很討厭,就是看到謝醫師我就覺得很討厭。」

因為有討厭的印象在先,當醫師問起她家裡面有誰時,唐玲想說問這幹嘛,便口氣不爽的回答:「我爸死了,我沒媽媽,我自己一個人住。」

醫師一聽,拿出名片給唐玲:「做化療很辛苦,你不能一個人住,萬一在過程中發生任何問題,妳隨時打給我。」

就這一個動作,融化了唐玲的防備,哪有醫生會給病人名片,這可是無止境的麻煩啊,她對謝醫師改觀了,原來他是一個有愛心、樂於照顧病人的暖醫,膽小的她本想逃脫,但在醫師遞出名片之後,她願意去做化療。

北醫化療推薦醫師
不願露臉的謝政毅醫師

做化療前要先住院裝人工血管,她看到護理師包著帽子、眼鏡、手套,像穿著太空衣一樣,在幫其他病人做化療。

「妳需要保護成這樣嗎?」她忍不住問。

「對啊,因為化療藥很毒,我怕被噴濺到,皮膚會爛掉。」

這什麼概念?那麼毒的東西要打到我的身體裡!唐玲感到非常非常非常害怕,她只好厚著臉皮去找牧師:「我真的很害怕,可不可以拜託牧師,在每一次的化療為我禱告。因為我自己的禱告已經不具力量了。」

化療時無法解釋的神蹟

第一次做化療時,唐玲怕到渾身發抖、背脊發涼、牙齒打顫,宋達民牧師和洪百榕師母陪著她,並開始為她禱告,唐玲只記得牧師說:

所有的恐懼都要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,從唐玲姊妹的身體裡面離開。

「當牧師講出『離開』二字,我突然間真切的感受到『恐懼』從我的身上離開了,那是一個很不可思議的經驗,我當時真的是笑哈哈的,然後很開心、很輕鬆的去打化療藥,我覺得太神奇了,原來信仰這種無形的力量,可以真實的影響人的身體跟心理。」不只對化療的恐懼消失,甚至連她內心深處,那從小到大如影隨形的恐懼也被釋放了,她感到無比的喜樂。

接下來7次,牧師和師母都陪伴她,她也在牧師每一次禱告中,看到不一樣的異象:「我覺得這一段過程是神陪著我一步一步走過來的。」

雖然化療時不再恐懼,但頭暈想吐不能動的副作用,該來的還是來了,幸好教會裡的兄弟姐妹熱心伸出援手,為她準備吃的、陪她住、陪她上醫院,唐玲邊害怕邊前進著,在愛的包圍下,終於做完8次化療。

女星唐玲胃癌四期

生病之前,唐玲早上睜開眼的第一個念頭,就是「活著好痛苦,我怎麼那麼不快樂?」然後就看那天工作是什麼,我就去上通告、拍戲,度過不快樂的一天,她內心佈滿傷痕,壓抑了很多情緒,唯有靠抽菸來紓解。

罹癌之後找到快樂的動力

但因為化療太痛苦了,所以從醒來的第一天起,她轉念為:「我今天要做什麼事來讓自己活得快樂?我要吃牛排,我想吃火鍋,或者去看風景,那時是2019年,我決定每做完一次化療,就要出國旅遊犒賞自己,這樣就有快樂的動力了。」

「沒想到每天這樣練習,有一天突然發現,咦,我活得很開心欸,以前每天起床的厭世感,徹底消失了,我覺得手術不只割掉肚子裡的癌症,同時也割掉了心理腫瘤。」

後來,媒體聽說她生病,紛紛來採訪,她也藉此機會向大眾疾呼,胃幽門桿菌只要吃抗生素就會治癒,如果當時自己有這個常識,絕對不會放任胃幽門桿菌壯大,搞不好還可以阻止癌症的發生。

三年後,在密集的追蹤下,檢查出卵巢腫大的問題,她看了很多醫師,有的認為要開刀,有的建議再觀察,有的覺得不是惡性,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,搞得她的心情起起伏伏,雖說折騰,但她同時也在調整心態,既抱有一絲美好的希望,也做好準備面對最衝擊的答案。

最後決定開刀,是因為她相信謝醫師的追蹤與判斷,也找到一位非常有耐心的婦產科醫師,不過,就像擲骰子一樣,唐玲進手術房之前,不會知道等著她的未來是什麼。

待手術結束,麻醉醒來,有一位專門報喜不報憂的陪病姊妹,開心的恭喜她,傷口縫得好漂亮!

唐玲聽了,心向下一沈,因為姊妹並不是恭喜她「腫瘤是良性的」。

雪上加霜的是,化驗結果不是唐玲期盼的良性或初期卵巢癌,而是胃癌轉移,這代表唐玲的胃癌已堂堂邁入第四期,卵巢、子宮、網膜、淋巴通通拿光

以唐玲膽小的個性,這個答案足以使她崩潰,沒想到第三個奇蹟發生了。

瞬間步入更年期

「我才剛醒來,就開始心悸、頭暈、熱潮紅、盜汗,哇塞,才一拿掉子宮和卵巢,我就立刻進入更年期,這對我來講太新奇、太誇張了,我還來不及去想癌症四期生命還剩多久,結果身體就出現這些奇妙的現象,分散了我的恐懼,我當時就讚嘆神的偉大。」

之後,也許是荷爾蒙驟降的關係,她的個性變溫柔了。

以前的唐玲,若有人看她一眼,她就會上演一串連鎖反應,你為什麼瞪我?是我哪裡不好嗎?是不是我很醜?我沒人要?

她會小題大作,然後又不敢說出來,選擇自己吞下去,在心底壓抑了很多情緒。

慢慢的,她發現自己現在看開了,很多事情都看得很開,彷彿一個擁有智慧的老人一樣。

「我在這個過程裡學會面對自己,我發現從來沒有去做一些真正想做的事情,純粹讓自己開心,我也沒有想過喜不喜歡演藝圈的工作或真的想過的生活是什麼?後來發現,我的事業心沒那麼強,我只是單純的想要快樂,讓心裡面得到解脫、自在跟幸福感。」

所以,當她可以出門的時候,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買了一隻狗,因為她太愛狗,但演藝圈工作忙,加上一個人住,就算養了狗也不能陪牠:「狗對人的愛,是一種不求回報的付出,牠永遠不會遺棄妳,妳就是牠的全部,牠可以平緩我心裡的衝擊與未來的擔憂。」

在家暴中度過童年

唐玲的媽媽是小三,風流成性的父親不斷出軌,導致媽媽出走遺棄了她,父親對她只有打罵,從未好言相向或真正教導她什麼,最誇張的一次發生在高二的時候,父親衝到學校,在全班面前用皮帶抽她,在成長的環境中充滿家暴,她根本不懂什麼是健康的愛與付出,更不懂得愛自己,或許這正是種下癌症的遠因。

如今一償夙願養了狗狗,她覺得心裡被愛充滿,也學習陪伴、教導、耐心、付出:「DOG倒過來就是GOD,我想是神派牠來的,所以我每天都過得開心,活得滿足。

我跟唐玲聊天的時候,媒體尚不知她已胃癌四期,她怕公開以後被貼上死亡的標籤,也不願每個人都問她五年存活率,她還沒有想透該以什麼能量或姿態去面對媒體和大眾,也不知道下一步該往哪走,但她的內心依然希望自己能夠發光發熱(總不能每天跟狗混吧?),只不過這一回,她會先傾聽內心,再選擇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。

2022年5月18日,她上了「命運好好玩」節目,道出自己已經胃癌末期的事實,並勇敢的掀開了深藏內心的腫瘤,她把童年遭受的家暴、遺棄毫不保留的宣洩了出來。

事後我問她,講出來有什麼感覺?

「輕鬆好多好多好多,我居然高興得蹦蹦跳跳,原來,我真的不需要去扛這麼多莫名其妙的委屈,說出來就獲得釋放了。」

我非常替唐玲開心,也不免長嘆,童年的陰影影響了她一輩子。唐玲會在她的臉書分享心情與病情,我覺得她這樣做很聰明,用寫作療癒自己,也讓讀者惜福。

所以,希望各位讀者前往唐玲的粉專,以讚來表達你的愛,並祝福她下一步計畫,心想事成。

照片由唐玲提供

推薦閱讀

文字:夏金剛

夏金剛|壹顆好心

大清鑲黃旗嫡系血統

這一世為文字佈施者

目前以故事行銷為業

本文未經授權禁止轉載

Tags:
No Comments

Post A Comment